aoa体育登录

首页  > 都市  > 神龙狂婿 > 

第1章:赘婿难当

第1章:赘婿难当

“陈东,帮我把裙子洗了!”

陈东正蹲在卫生间里擦马桶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娇喝,本能地回头一看,一件黑乎乎的衣物正好落在他脸上。

淡淡的香味流入鼻孔,陈东急忙拿下脸上的东西,发现是一件刚刚换下来的连衣裙,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体香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洗呀!”站在自己眼前的,是一位青春靓丽的女生,穿着一身韩版校服,露出半截**的小腿,正叉着腰娇声喝斥。

女生叫夏诗雨,是陈东的妻妹,二十出头,生得一张漂亮的脸蛋,今天化了淡妆,更显娇美可人。

“小雨,我给你洗衣服没问题,可是你别扔我脸上啊,好歹我也是你姐夫。”陈东还能闻到连衣裙上的香汗味,老脸不由一红,尴尬的说道。

夏诗雨却对陈东这话嗤之以鼻,没好气地说:“你算我哪门子姐夫?!窝囊废,和我姐结婚两年了,我姐的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,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?!”

“我……”陈东一脸尴尬。

“别磨磨唧唧的,好好擦你的马桶!”

陈东被一顿数落,却也不敢还嘴,低着头满脸通红,尴尬极了。

陈东本是省城陈家的大少爷,两年前惹下大祸,不得已才离开省城,但依然没躲过仇家派来的高手追杀。

陈东被打成重伤,后来是夏诗雨的姐姐夏迎雪救了他。

夏迎雪是夏家的千金,南川市出了名的美女,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,当时夏迎雪正被家族逼婚,夏迎雪誓死不从,最后干脆和陈东偷偷领了证。

这两年仇家四处打听陈东的下落,所以他一直隐瞒着陈家大少爷这个身份,在夏家人眼里,陈东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,自然没少遭受白眼和欺辱。

“小雨,我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总欺负他,他毕竟是你姐夫。”

卫生间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,一个绝美的女人走了进来,微微皱着眉头。

女人正是陈东的老婆夏迎雪,和夏诗雨相比,夏迎雪不仅五官更精致,气质也多了几分成熟,举手投足都流露着诱人的韵味。

夏迎雪走到夏诗雨旁边,一眼就看到陈东手里握着夏诗雨的连衣裙,美眸转动,眼睛里不禁流露出了失望。

“姐,我没欺负他。”夏诗雨看了陈东一眼,撇撇嘴,“反正他也是闲人,在咱们家白吃白喝两年了,半点用都没有,我给他找点事情做嘛。”

夏迎雪目不转睛地望着陈东,发现陈东对于夏诗雨的奚落完全无动于衷,对这个男人更加失望了。

虽然她也承认陈东没什么能力,但打狗都要看主人,夏诗雨当着她的面贬低陈东,她心里还是不舒服,“行了小雨,我们该走了,家族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

一提到这个,夏诗雨俏脸顿时一变,把夏迎雪拉到一边,小声道:“姐,你真的想好了吗?你要是从了李红九,名誉和清白可就全毁了。”

听到这话,夏迎雪顿时满脸复杂,正在擦马桶的陈东身体微微一震,连忙竖起了耳朵。

夏诗雨说的这个李红九,是南川市四大家族之一李家的长孙,也是两年前夏家逼夏迎雪要嫁的对象。

当初夏迎雪和陈东偷偷结婚,李红九丢了脸面,一直耿耿于怀。就在不久前,夏迎雪的堂哥夏军纠集一群公子哥飙车的时候,发生了一起车毁人亡事件,而死者正是李家的年轻人,也是李红九的一个堂弟。

于是李红九以此为借口,动用所有资源,不遗余力地打压夏家。仅仅几天时间,夏家的公司就亏损了上千万,而且势头越来越猛。

夏家勉强只能算南川市三流家族,上千万的经济损失,让夏家也伤筋动骨,更严重的是,按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夏氏集团坚持不了多久就得面临破产。

而李红九放出话来,必须让夏迎雪去求他,才有回旋的余地,李红九的那点心思尽人皆知,无非是想睡了夏迎雪,以报当初的退婚之辱。

夏家家主夏昌河实在没辙了,所以才逼迫夏迎雪答应李红九的要求,和家族基业比起来,夏迎雪的名声和清白,显然不值一提。

“唉!”夏迎雪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那还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这时,夏诗雨厌恶的看了陈东一眼,冷哼道:“真是个废物,嫁给他一点都指望不上。”

闻言,夏迎雪看向陈东,只见他正埋头擦着马桶,不禁更加失望:“我压根就没有想过指望他。”

只见陈东低头认真的擦着马桶,她们以为陈东听不到她们的对话,实际上,陈东全都听到了。

她们没有看到,陈东低下的头,眼睛里掠过一抹寒芒。他有些动怒了,看来自己真的太低调了,区区一个李红九,居然敢打自己老婆的主意,谁给他的狗胆啊。

看到夏迎雪和夏诗雨出门,陈东也偷偷跟了出去。

下了楼,发现夏迎雪和夏诗雨已经开着车离开,他只好自己骑着破电驴追上去。

半个小时后,夏家别墅,主客厅。

夏迎雪二人进来的时候,夏家老老少少几乎都在里面等候着,家主夏昌河神色凝重地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。

看到夏迎雪进来,夏昌河开门见山地问:“夏迎雪,你考虑清楚了吗?李红九只给我们三天时间,后天就是最后期限,过了后天,就算你想答应也晚了。”

夏迎雪眉头一紧,“爷爷,我还没想好。”

“还没想好?!你还要想到什么时候?!”夏昌河勃然大怒,猛地拍了下沙发,呵斥道:“家族生死存亡之际,你怎么能袖手旁观,夏家生你养你,如今到了你为家族做贡献的时候了!”

夏诗雨走出来打抱不平说道:“爷爷,这次麻烦是军哥惹出来的,跟雪姐没有任何关系,凭什么要让雪姐牺牲自己!而且,雪姐已经结婚了,这要是传出去了,还怎么见人!”

夏昌河旁边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这人正是夏家长孙夏军,虽然祸是他闯出来的,但夏军却不敢承担李家的怒火,所以只能把祸水引到夏迎雪身上。

“小雨,你这叫什么话,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,不然打死我我也不会跟他们飙车。再说了,李红九之所以咄咄逼人,就是因为对两年前退婚那件事耿耿于怀,不然他为什么指名道姓找夏迎雪?!”夏军振振有词的说道。

接着他还说风凉话:“要我说,迎雪妹妹就算是跟着李大少做个小,没名没分也比跟着陈东这个废物强!”

“是啊……”

“夏军说得对,陈东连李大少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。”

“当初夏迎雪要是听家族的,嫁给李大少,我们两家的关系也不会搞成这样。”

客厅里众人纷纷附和起来。

为了度过这次危机,夏家人都不介意牺牲一个漂亮女人,夏迎雪的父母倒有心保护女儿,但在家族的大势面前,夫妇二人唯有扼腕叹息。

夏迎雪直愣愣地看着夏昌河,眼眸越来越湿润,后者却环顾左右,理都不理夏迎雪。

夏迎雪忽然露出一种失望的苦笑,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吗?

这一刻,夏迎雪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心灰意冷,擦掉眼角的泪水,嘴角露出一抹悲哀和自嘲,“我可以去求李红九……”

夏迎雪刚一开口。

砰!

一声巨响,会议室的门被暴力踹开。

随即一个男人大步地走进来,握住夏迎雪的手,眼神坚定,掷地有声。

“我不同意!”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mbi-health.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