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oa体育登录

首页 > 玄幻 >

阴阳有序

阴阳有序

阴阳有序

连载中
  • 作者:柯基豆包
  • 分类:玄幻
  • 更新时间:2022-04-11 09:59:44

完结小说《阴阳有序》由柯基豆包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,主角余唤海苏英子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主角在师傅失踪之后自己闯荡,利用师傅留下的一句话逐渐揭开玄学界的江湖...
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猎人急忙喊起来了媳妇,叫来了救护车,连夜将儿子送去了省城最好的医院,索性猎人只是朝黑暗中盲开了一枪,并没有击中要害,但是医生说道,伤到脑子了,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,就算不成为植物人,估计也会影响到智力。

猎人媳妇一听这话就急了,哭着追着打猎人,猎人也呆在原地,仿佛魔怔了一样,他还是想不明白,他看到的明明是黄皮子啊,怎么会是自己的儿子呢?

在医院住了足足三天,猎人儿子才从昏迷中醒来,虽然没有成为植物人,但是猎人的聪明儿子果然如医生所说的那样成为了一个傻子,天天只会傻笑,看着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
这对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说来是雪上加霜,猎人连扇了自己两个巴掌,让媳妇先去回家工作,而自己则留在医院继续照顾儿子。

自从这件事发生之后,猎人整天晚上都睡不好,夜夜都梦到黄皮子,黄皮子什么也不做,只是仍然默默的看着他,他每天夜里都会被这一奇怪景象给吓醒。

而有一次他朝儿子望去,却发现儿子如同魔怔一般,瞪大了眼睛看向他,十分恐怖,慢慢的……慢慢的……儿子的脸变成了黄皮子的脸!猎人吓得大叫,屁滚尿流的离开房间,叫了几个护士回来,结果发现床上哪有什么黄皮子,只有自己在一直傻乐的儿子。

自此之后,猎人老婆再也不敢让猎人单独和儿子待在一起了,医院的医生也给猎人说了检查,说他很有可能是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,可能误伤儿子之后压力太大。

可猎人自己却敢打包票他真的看见了黄皮子,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劝猎人老婆带他去省城的大医院看看精神问题,可是猎人老婆本就是一个没主见的,现在儿子情况这样吗,哪有闲心去帮丈夫看病,这个事儿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猎人自此开始消沉,终日酗酒为伴,没人相信他,为什么没人相信他呢?

后来是猎人的一个酒友听完猎人的故事后,说他这可能是造的杀孽太多,招惹来了黄皮子的鬼魂了,他知道咱们县城里有个大仙儿,专门灭这种怨灵。

他口中的大仙自然就是我师父,猎人当日便来到了我家,将事情全数告于我师父所知后,我师父却沉默不语。

猎人似乎有些着急,能不能治我师父并没有给一个准话,可是他看我师父一副沉思的样子,又不敢惊扰,只是疯狂的对我使眼色。

我那时还小,也没有想那么多,只是感觉师父不说话有些怪怪的,上前刚准备拉一拉师父的衣角,就听见师父开口说道:

“恩你也报了,仇你也泄了,你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此话一说,我看猎人的身影立刻颤颤巍巍起来,似乎是被吓到了,因为很明显,师父说这话的师父并非看向猎人,而是看向猎人身后那空一人的空地。

“吱呀”猎人身后原本敞开的门居然自己关了,随后我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似乎是什么野兽在行走。

师父冷哼一声,迅速的折出一个纸人,往空中一抛,那纸人仿佛长了眼睛一样,自动附在了空气中的某一处,那纸人突然毫无预料的开始燃烧起来,随后我就听见了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那惨叫之人并非是空中纸人所黏住的那看不见的东西,而是猎人!

猎人不知道怎么了,捂住自己的眼睛疯狂的大叫着,他似乎非常痛苦,他疼得甚至满地打滚,而我师父仍然冷冷的看着那空地之处,并没有管猎人的惨状。

我看到这一幕,吓得也不敢上前去扶猎人,但我似乎在猎人手指尖的缝隙中隐约看到了一双淡黄色的眸子。

黄色眸子?不是只有动物的眸子才是黄色么?难道猎人真的被黄皮子给附身了?

这个时候,师父动了,再次折出了两个纸人,一个攥在自己手中,另外一个贴在了猎人额头之处,随后渐渐的,猎人不在喊叫了,而师父手中的纸人,却仿佛活了一样,被一股黑烟所笼罩。

师父取来了火种,点燃了那满是黑烟的纸人,随后那纸人立马燃烧起来,发出凄惨的叫声,但很快就燃烧成了一堆灰烬。

刚刚从痛苦中脱离的猎人看着眼前这发生的一切,吓得目瞪口呆,随后他看到那纸人化成灰烬之后,立马感动的给我师父磕了两个响头,师父也立马扶起了他。

他颤抖着用满是老茧的双手掏出了兜里的钱递到了我师父手中,钱不多,只有一些零钱,看来是这猎人离开家的时候没有带多少钱,他也尴尬的笑了笑,说现在就回家去取。

师父倒是没说什么,收下了那些零钱,告诉他这些已经够了,随后他警告猎人,此后再也不可打猎,不然有性命之忧。

这个时候猎人脸上面露难色,而师父却没有说什么,直接对他下了逐客令,让我送猎人出门而去。

我当时很不理解,问师父道,虽然师父交代过猎人不能打猎,可是按照他走的时候的神情,是根本不会在意师父说的话吧。

而师父之时脸上露出了一股奇异的表情,说道:“生死有命,我们做的已经够了,接下来就看他自己怎么选了。”

师父说完这话,双手合十,那张在半空中扔在燃烧的纸人停止了燃烧,那张已经被烧得发黑的纸人飞回了师父的手中,师父看着那张已经发黑的纸人,缓缓的开口道:

“若依我平常的性子,断不会留你,可是此次,错却不在你,你一心为报他为你除了奇莽之恩,他却贪得无厌,杀你全家,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么。”

我正在想师父怎么在和一张纸人说话,随后我就听见了空气中传来了奇怪的“咕咕”的声音,而师父很用心的在听,仿佛那几声咕咕在师父耳朵中有很大的信息量一样。

“不行,这绝对不行。”师父说。

“你既然栽倒了我手中,断不可能再放你出去危害生灵,我知道你本意不会做这种事,但你现在已是厉鬼,伤人只在无形之间。”

纸人的声音越发的高昂,如狂风骤雨,连整张纸都在不停的颤抖着,似乎有说不尽的冤情。

“不行,你怎么说我都不可能在放你走。”师父似乎断然拒绝了纸人的提议。

“我现在给你指条明路,你这一世虽然横死,但已积了大阴德,来世投胎必定逃离混账道,来世必转世为人,投到富贵人家,一生无忧无虑,但你需要一个人指引,我可以超度你,指引你通往极乐”

纸人听到师父说的话,安静了一会儿,随后声音越发的微弱,只剩下了两声咕咕声。

师父再次沉默不语,缓了许久说道:“这样……也好,只是……委屈了你,你的大恩,我会记住的。”

纸人不在说话了,师父也不在说话了,不知什么时候,纸人再度猛烈的燃烧起来,,随后化为了灰烬,随风飘走。

我看着灰烬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而师父这个时候突然喊了我的名字,我一蹦一跳的跑到了师父身边。

“余唤海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起名叫你余唤海么?”师父问我道。

我懵懂的摇了摇头,师父叹息了两声,也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说道:“你命苦,你命苦啊。”

随后师父回到房间之中,拿出了一个皮囊,递给了我,用眼神示意我喝一口,我非常的乖巧的照做了,将皮囊中的液体一饮而尽。

剧烈大腥辣在我口中爆开,我立马反胃的将喝进口中的酒水全都吐了出来,连同我昨日吃的饭菜一起。

“师父这是什么啊!”我有些抱怨的说道。

“雄黄酒,驱邪用的。”师父有些心疼我,急忙拿了些毛巾擦了擦我的嘴,随后嘱咐我道。

“以后你记住,如果你遇见了一些奇异的大蛇,然后你又打不过他,你就喝酒就行了,或者往它身上撒酒。”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mbi-health.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