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oa体育登录

首页 > 古代 >

邪妃在上:王爷,撩一下

邪妃在上:王爷,撩一下

邪妃在上:王爷,撩一下

连载中
  • 作者:时栩
  • 分类:古代
  • 更新时间:2022-04-11 15:51:05

火爆新书《邪妃在上:王爷,撩一下》是时栩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晏京落楚行止,内容主要讲述:恶贯满盈、臭名远扬的初晓郡主被诛了?那她是什么鬼!想她堂堂郡主,竟然重生附魂到晏家废材二小姐晏京落身上,受尽欺辱不说,还要嫁给死对头战神楚王?呵呵,她嚣张跋扈,骄奢淫逸的人设是被地府吃了?重生一回,她斗绿茶,撕白莲,抱美男,誓将上天赏的天赋进行到底!等等,晏小姐孱弱的身体,支撑不起她时刻要作天作地、作妖作死浪到起飞的意志?为了身强体魄,麻烦双人运动安排下~……★……楚行止看着邪魅一直笑的晏京落:放肆!……你想对本王干什么?某人干脆利落地扯开他的衣襟:闭嘴吧,我想干嘛你心里没点数吗?她肖想了四年想这样那样的人,与她同床共枕了,还不能对他这样那样,真是天理难容!夫妻关系不好实锤了,赶紧安排个“日久生情”缓解下……楚老王妃:孙媳,人狠话别多,撸起袖子咔咔干就完了~……★……红尘万丈,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。功名半纸,与子偕行,情深共白首。...
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庭院内,十几名蒙面黑衣人正与侍卫打斗,皎皎月色下刀光剑影。

晏京落猫着腰躲在矮树丛里往外张望。

一群人当中,楚行止那席白衣分外扎眼,他身如轻燕,剑若游龙,足尖几个轻点,将前面的黑衣人踢飞出去;剑向地面轻点,一个回旋,白衣翻飞间剑光凌厉,犹如秋风扫落叶……

晏京落两眼放光:真好看!

哎呀,不对!兄弟们,给我雄起呀,你们不雄起,我就没机会表现了。

看着黑衣人一个个被挑了手筋掀翻在地,晏京落急的不行,站起来打算换个地方观望,不料一脚绊住了树根,整个人扑在地面滚了出去。

楚行止剑尖一挑击退眼前的黑衣人,就看见在地上滚的晏京落,眸色一沉,厉声道:“来这里做什么!滚回去!”

晏京落一愣,正打算听话地滚回去,前面的黑衣人已经举着剑朝她劈开。

不去砍对头劈她干什么?兄弟,自己人呐,可长点心吧,等会怎么死都不知道!

铿!

剑在地下砍出一道口子,溅起几点火花,晏京落的脑袋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,反映过来,对方的剑又扫了过来。

“行止!”

晏京落就地一滚,顺手捡起一把剑,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通乱砍。

楚行止循着声音望过去,只一眼便觉心惊肉跳:那女人满手满剑都是血,素白的衣裳也是血迹斑斑。

他紧抿着薄唇,眸光沉寂,出手快狠准地一连抹了几个人的脖子,眨眼的功夫就掠到了晏京落身旁,一手将她拽进怀里,一手挥剑将前面刺来的剑振开。

“行止,你好厉害!”

“闭嘴!”

楚行止气急,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打趣他,不知道稍有不慎就会没命吗?到底有没有心啊!

还会开玩笑,看来没受伤。

他不禁又低头看了她一眼。

也就是这一分神的片刻,背后凌空飞起一人,举着剑朝他砍下来。

不好!

她盯着剑锋迫近,呼吸猛地一滞,几乎是下意识地推开了楚行止,剑入肩胛,鲜血横飞。

“嗷!”

她痛呼,瞪着黑衣人的眸子终于意识到了什么。

这些人,不是蔺长燃的人,是真的要杀楚行止!

他奶奶的,老子……痛死了!!

她软软地倒在楚行止怀里。

“晏京落!”

楚行止抱着她低吼,平静无波的眼眸在月色下映着她苍白如纸的面孔,像一湖被搅碎的池水,月光细碎。

烟暖阁。

晏京落双眼紧闭,靠在立春身上,疼痛使得她在昏迷中也冷汗淋漓。

“王爷,姑娘伤口很深,在下现在要帮她清理伤口,方能用药。”

王大夫弓着身子等着,等了半天,王爷一动不动。

楚行止铁青着脸看了他一眼,寒声问:“还等什么?”

这……晏姑娘伤的是肩胛,处理定要将伤口处的衣裳褪下,她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,他一个男人在这里看着,于理不合。

但他不敢说,只憋出了一背的汗来。

立春双眼含泪,已顾不得那么多尊卑礼数,只一心想着赶快救她家小姐,不得已开口道:“奴婢斗胆,请王爷移步到大厅。”

王大夫立马附和:“正是正是。”

“啰哩巴嗦,唧唧歪歪,你到底行不行,不行我自己来!”

楚行止一把火蹭地烧起来,人都蔫了吧唧了,还顾得了这些?

他虽是名门望族出身,学的是圣贤之书,克己守礼是真,但也是从小吃沙子长大的,骨子里摔爬打滚留下的恣意疏狂也是真。

在他看来,受了伤有了性命之危,救治要紧,什么男的女的老的少的,什么礼义廉耻,通通别废话,什么也比不得一条人命。

“是是是。”

王大夫不敢再耽误,忙打开医箱,拿出剪刀动手剪开粘在肌肤上的布料。

肩胛处的肌肤**在空气里,外翻的皮肉横亘在雪白细嫩的肌肤上,像完美无瑕的美玉上绽开的一道疤,不断地渗着血水,触目惊心。

“好痛啊!”

晏京落皱着眉痛呼,声音抖的不成样子。感觉肩膀被人撕开了一样,温热的液体顺着手臂留下来,痛得她不住地颤抖起来,冷汗顺着脸颊滑到下巴。

楚行止目光沉寂地盯着那道伤口,竟也跟着不自觉地一抖。

他有点搞不懂了,她是怎么想的。

他五岁跟着父亲在军营摔打,十三岁上战场,十五岁一战成名,杀敌无数,什么伤没受过,需要她来为他挡刀?

替他挡过刀的人数不清,可是,却从没有哪个女人为他挡过刀。

这个女子,平时嘴巴没遮没拦,没个正形,没一句真话,可挡在他前面的时候分明不像做戏。

他也有点搞不懂自己了。

什么样的伤他没见过,连一刀砍断敌人脑袋他都不曾手软,如今,看着她脸色发白,要死不活的样子,他却莫名地心尖发软,连呼吸都怕重了。

折腾到半夜,王大夫帮她上好了药,开了方子,背着医箱走了。

楚行止见晏京落终于哼哼唧唧地能睡下了,交代下人看着,也疾步出了烟暖阁。

华灯照着他肃清的脸,眉峰如浸着千年寒霜,他在院子里站定,目光一一掠过满地的尸身,寒光四起。

“南烛!”

正在清查的南烛一惊,快步迎上来,又被他胸前衣襟上的血迹吓到了:“王爷,晏小姐……”

他不敢往下说,一想到晏小姐要是没了,心里不知怎么的竟有几分难受。

楚行止额角青筋突起:“请仵作,给我查。”

他刚接手西街一案,就有人迫不及待要他的命,看来某些人是按耐不住了,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,竟让那些人这么迫不及待、铤而走险也要掩盖住。

“王爷,本来捉了活口的,但是他们竟全部自杀了。跟太宗府的那些蒙面人一样,死的干脆利落,没有留下什么线索,极有可能是出自同一处,要查起来不容易。”

楚行止负手而立,向着漆黑的夜空昂起了头,月色清辉落在他阖着的眼皮上,勾勒出一幅丹青笔墨,冷凝而锐利。

他勾起了一侧唇角笑了,几分邪魅狷狂。

“且来吧,我倒要看看是什么魑魅魍魉。”

他倒真要看看,藏在暗处的魑魅魉魉,能搅出什么乾坤来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mbi-health.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