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oa体育登录

首页 > 言情 >

锦绣农家:相师娘子有点甜

锦绣农家:相师娘子有点甜

锦绣农家:相师娘子有点甜

连载中
  • 作者:一场乌龙
  • 分类: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2022-04-11 11:17:16

主角叫沈晚儿齐景的小说叫《锦绣农家:相师娘子有点甜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场乌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沈晚儿前世是个棺材子,天生横死的命,临死之前,她布下还魂大阵,却不想阴差阳错穿越成农女,父亲早逝,母亲改嫁前还要将她卖掉换嫁妆……家徒四壁,病弱的奶奶和幼小的弟妹都指望着她,更让人不能忍的是那还魂的男人竟然还敢威胁她!沈晚儿气的拍桌,她何曾受过这等委屈?且看她手持八卦盘,识阴断阳,发家致富!...

开始阅读
精彩节选

这么想着,她看着沈晚儿,明明还是那张脸,她却越看越吓人,尤其是那双黑涔涔的眼珠子。

沈晚儿已经换了芯子,对赵蓉蓉没有多少恨意,只是厌恶罢了。

考虑到她现在是李员外的夫人,她还想着以后靠着李员外拉生意,挤出点笑,说:“是父亲给我找的师父,他怕您反对,就没跟您说。”

“你胡说,沈恒从来不信这个。”赵蓉蓉死死地盯着沈晚儿。

沈晚儿笑了笑,“娘……”

她上前两步,为了生活,本想演一出母女情深的戏码,谁知道赵蓉蓉尖叫一声,嘴里喊道:“鬼啊。”

喊完扭头就跑。

李员外急忙道:“快去追上夫人,别让她摔着。”

赵蓉蓉肚子里还有他想了多年的孩子。

伺候赵蓉蓉的丫鬟脸色一白,慌忙追了上去。

沈晚儿目瞪口呆,半晌,扭头看了眼身后的院子,恍然大悟。

她将猫骨挖出,破了阵法,院中阴气溢散,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影响,而赵蓉蓉怀着身孕,身体虚弱,加重了她心中的恐惧。

“这尸骨挖出来,院子封上,往后就会安生了吧?”李员外问。

沈晚儿摇头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,我只跟着师父学了个皮毛,将这院子里的脏东西找出来已是花了大力气……”

院子里的尸骨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埋的,她确实查不出是谁,不过这人一招不成肯定还会出手。

李员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客气的邀请沈晚儿姐弟住几日。

“我奶奶和妹妹还在家中等我回去,今天我也是带着传宝过来给奶奶抓药,路过您家时察觉有些不妥。”

沈晚儿看着李员外,叹气说:“可怜我手无缚鸡之力,只能靠着这点子术士本事养家糊口。”

李员外微一挑眉,心道:这是要银子呢。

这是他的祖居,黑猫尸体无声无息的埋下,他自己都没察觉到,沈晚儿这丫头突然找上门来,他怎么能不多想?

现在知道是为了银子,李员外反而心安了,他是见过那破院子的,沈晚儿既然跟随术士学过,现在靠着这个谋生,倒也能理解。

李员外很大方,吩咐管家取了二十两银子给沈晚儿。

沈晚儿接过,抱着银子笑眯眯地道了谢,然后领着沈传宝离开了李家。

出了门,沈晚儿越走越快,拐出李员外家的那条巷子后,她终于松了口气,靠在墙边,抹了把脸,发现额头都是冷汗。

“姐姐,怎么了?”沈传宝紧张的问,“你生病了吗?”

沈晚儿摇头,“没有。”

只是她刚才出府时,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,仿佛被人恶意窥视。

这次帮了李员外,也不知道是好是坏……

不管了,反正事情已经做了,钱也到手,大不了往后不再管这事。

她一向心大,想明白后,脸上又带了笑,“传宝,咱们去买米。”

沈晚儿先是带着沈传宝去买了米粮,路过布行时买了块耐穿的布,又找了位肯去给沈老太太看病的大夫,一通下来花掉了五两银子。

沈传宝小心翼翼的抱着布,生怕弄脏了,跟个小老头似的絮絮叨叨:“姐姐,你买布干什么?我跟蔷儿还有衣裳,奶奶也有,等回去你自己做身衣裳,剩下的布要好好放着,买了米粮,就不要买肉了……”

沈晚儿回头看,才到她腰的小人儿,穿着短了一截的衣服,脚踝都露在外面。

裤子膝盖那里破了个洞,沈老太太给缝了两针,看着皱皱巴巴的。

沈晚儿爱怜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取笑他:“你怎么比爹还唠叨了?”

“等我长大了,我也要像爹一样保护你。”沈传宝扬着小脑袋,大声说。

在城门外等了一个多时辰,沈晚儿才等到沈壮。

他车上拉着不少货,都是给附近村子的人捎的。

“哟,晚丫头,买了这么多东西啊,快上车,我特地给你留了个好位置。”沈壮招呼她上车。

沈晚儿扶着沈家宝坐好,笑眯眯的说:“是呐,是我娘给的钱。”

“到底还是亲娘,自己过得好了,还是记得你们的。”沈壮是个老好人,“之前要卖掉你那事,你也别往心里去,到底是亲娘,哪有隔夜仇呢。”

沈晚儿脸上的笑容越发真挚,“可不是,那天我也是太害怕了。”

她会术士本事这事,她不准备在乡下大肆宣扬,要是让人知道她一回就赚了几十两银子,少不得有闲话传出来。

流言蜚语有时也凌厉如刀,杀人都不见血。

回到家,沈晚儿把布放到炕上,跟沈老太太说:“奶奶,你可得好好养着,等你病好了,用这布给传宝和蔷儿做身衣裳。”

沈老太太哎哎的应下,把布放到床头柜里,过了会才反应过来,“晚儿,你哪来的钱买布?”

“是我娘给的。”沈晚儿说。

沈老太太叹口气,“也是,传宝和蔷儿到底是她生的,当娘的哪能真不管。”

沈晚儿把米粮放好,心里估算了一番,起码两三个月不用愁吃喝,她笑眯了眼。

晚上又去屠户那里割了十文钱的猪肉,就着坛子里的腌菜炖了一锅。

沈蔷儿和沈传宝吃的眉开眼笑。

沈老太太也吃撑了,拄着拐杖在院子里消食。

第二天上午,沈晚儿找的大夫来了,给沈老太太号过脉之后,说:“气血不足,别的毛病倒是没有,往后好好养着就成。”

给沈老太太开了补气血的药方,就走了。

沈晚儿拿着药方去了沈庆祥家,沈北不在家,她就把药方给了沈庆祥的媳妇周桂花,请她转告沈北,帮忙抓药。

周桂花不情不愿的答应了。

“伯娘,族长伯伯在吗?我想找他商量下我家那五亩田的事。”沈晚儿笑着说。

“不在,他跟小北出去吃席了。”

说完,她斜了沈晚儿一眼,阴阳怪气地说:“我家小北虽然没念过书,但他有力气有手艺,我这当娘的也没别的念头,就想给他找个踏实姑娘过日子,那些爹娘丢人现眼的,我可看不上,不是有句老话么?上梁不正下梁歪。”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mbi-health.com 绿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